剑来

剑来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剑来》第846章~两人并肩

【1】剑修潇洒,如饮者饮醇酒

阿良终于让我们见识到了他为何让剑气长城女子倾心。身为儒家弟子,却总是吊儿郎当,;作为剑修,却从不佩剑。如今召回本命飞剑的阿良,终于开始放开身手了,我们也见到了阿良的剑修潇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之“饮者”。阿良不是文庙的陪祀圣贤,是浩然天下最大的失意人。“皆死尽”意味着阿良也有着极限换人的杀招。

左右临时以纯粹剑修破境如十四。“左右是个死”和三教一家默认“不允许出现十四境的剑修”。左右的生死确实扣动人心。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这或许才是烽火想写的剑修,明明是山上最巅峰的练气士,却能和山下人一样于江湖中翻涌。《剑来》充满了市井气息,充满了人间烟火,这些才是真正走入人心的。剑修出剑如饮醇酒。(阿良说过:江湖没什么好的,也就酒不错。我信了这个,才发现其实酒也没什么好的。真正好的是喝酒时陪你眼前的人,或是天边的心上人;是喝酒时想起的往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坛酒,名曾经。)入口为酒,入心则为情。

【2】礼与理

“礼重还是理重?”对于这个论题可以说是决定儒家脉络走向。理是基础,礼是终点。儒家教化是以理为重,而最终目标是礼化天下。礼制是浩然天下的秩序之本。

陈平安回答“不教而诛”这个问题,又开始问心。真正的制度是人们是从内心敬畏还是靠着别人(执法者)监督才能遵守?没人监视便可心中毫无约束?陈平安这个主角,其实很多书友不是很喜欢,某些时候更像着一个道德圣人盯着我们。陈平安太遵守规矩,太喜欢讲道理了。这些道理有些时候并不能说服所有人。

“无人看管,我们就可以随意捡取吗?”是陈平安对拾取剑气长城石块人的拷问,也是陈平安对自身学问的自我否定。神性代表着绝对的理性,但人性中不只有理性的。礼制是约束我们,理是时刻教化我们。

【3】万年之期

万年之前,人族登山,推翻神道。他们也预见了末法时代。人族登山修道,诞生心魔消耗灵气,人妖殊途,死后魂魄消散……等一系列问题都急需解决。

道祖骑青牛前往青冥天下建立白玉京打杀化外天魔,佛祖远游西天镇压幽冥厉鬼,至圣于浩然天下教化众生,一种剑修被流放抵御着蛮荒大妖。

可万年之间,三教的诸多尝试依旧不能阻止末法。末法将至,而崔瀺也交出了一份答卷。这份值得三教祖师入局,足以让人间大道更加完善。

天衍四九而余一。这个“一”是大道,也是陈平安。陈平安作为三教合一的问心台,如何在末法后将各家学问作出合适的传承就是三教合一的最终目的。

(猜测)对于末法到来后,将再无山上修道者,而宝瓶洲作为崔瀺学问的试点工程,在人妖大战中大放异彩。而末法到来后,肯定是法制天下,对于崔瀺的一位原型“李斯”可以说是法学的集大成者。不放猜测一下末法以后会不会是一个规矩更加森严,礼制更加完善的时代。

山上人山下人皆是世间人,

远游客归乡客皆是人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