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剑来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陈平安合道根本与烽火的大道理

首先,感谢轩辕这妖孽,炭雪小蛟龙的帮助

平安合道的根本在于明白教化向善中,善的根本目的。人性本恶的根本在于生存,面对资源有限情况下一定是有“恶”存在的,但这不影响共产主义。

在这里,在剑来世界,善的根本是不能因为自己的生存权利而剥夺或者掠夺他人生存的机会。野修也好,宗门也好,都在做强盗与土匪的事情,关键在于获取与守护间的微妙平衡。

蛮荒是最清晰的反面,为了自己的生存可以杀戮放任弱肉强食,这就是没有教化仅凭对自己利益而形式,所以如果放任他们进入浩然,他们会剥夺无数浩然人的生存机会,这是儒家万万不可容忍的。

也是周密只能入蛮夷的根本,任何事物的成功都不能建立在以牺牲他人基础上。而事功学说优秀的关键在于大师兄心中还有善心,虽然一将功成万骨枯。但首先我用事功圈定成功的根本范畴是为群体更好发展,其次用追名逐利做诱饵建立起牺牲精神,虽然兵卒们面临生存机会的丧失,但是你保住了家人亲戚朋友的生存机会。

回过来,我总结一下,善的根本是给予众生安稳的生存机会,这需要以什么为依托?就是规矩(法律)。因此书简湖碎文胆是小鼻涕虫完完全全的恶,按照正常逻辑他只需要立威就可以,但是受小蛟龙的影响,他成了魔头。

有伙伴聊过炭雪死前作死,那也是一场教化看似平安赢了其实那才是真真正正输了。他没有教化成功,最终连小鼻涕虫都是因为与平安的亲情纽带而行无错之道。无错不是善,维护自卫致死其实也是纵容魔性。

平安为什么读书,为什么练拳,为什么修仙最开始就是一个出发点,为了活命。以书中道理保护自己,结果在书简湖破碎了。书简湖的根本不是没有规矩,而是没有善。何为善?愿为他人而活而拼命而努力,从利己到利他。

所以平安的合道根本就出来了,不管他合道的是什么?成功的根本一定是将自己心中的到践行出来,试验成功了才可以是真正的道。平安的道在何处?剑气长城

剑气长城其实是PLUS版本的书简湖,有大师兄的事功学,也有人人愿为他人赴死的善心。但本质还是弱肉强食,只是这条准则对内稍显弱,不会剥夺他人生存权利,但是对外就很不善了。从描述中就可以知道,这些大剑仙想干啥就干啥,多说一句都算是给面子了。

这是弊端,也是老大剑仙不让剑气长城人出去的原因,因为出去只会是混蛮不讲理之辈,这些不讲理现在落不到齐济廷,陆芝身上,但最终回落到他们的后代,落到剑气长城后辈身上。

加上被罚万年的虐气一直难平,剑气长城的剑修就像我们生活中遇到那些动不动就爆炸,发脾气,动手打人的人。他可能活着但还是自取灭亡。

剑气长城的弊端就在于规矩是老大剑仙定的,也是他在执行的。而这样的规矩是没有缓冲空间来释放不满的。说直白点,剑修都是屈服于老大剑仙的淫威之下,当他身死道消,这些人没了怕的,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萧隐官就做了。

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就是845章说刘酒仙为什么成为宗主之后不那么无拘无束了,因为他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存空间还有宗门上下无数人的。而萧只考虑自己,最后会因她所作之事为剑修抹黑,加上剑修本就心中有怨气,群体走向灭亡之路是必然,老大剑仙看到了,他在陈平安没来之前的方案是全城陪葬。

这就是平安自言自语的,“尘世尘世,烦恼多如尘埃之世”,剑气长城从没入世,只有一个烦恼,蛮荒。入世之后就是无数烦恼,那时剑修可不是讲理斩烦恼,而是挥剑斩烦恼。可是烦恼哪是斩的净的?

平安来了,给了老大剑仙一个新机会也给了自己找出一条新道。教化向善教化向善,不是光说道理,而是一场行医问诊。是要做的,这可能是他从炭雪那里总结的吧。当平安说完道理,炭雪讲了自己的道理,不通,杀了。这不是教化,这才是金狻说的,不教而诛谓之虐。

他来剑气长城,我认为做的事总结。为什么强调我,是这些动作都是我站在自己观点上去寻找佐证看到的现象然后提炼总结出来用以印证我观点的,很可能一叶障目。

酒牌的作用:发心声扬善意——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给这些身死道消的人留下遗言留下故事,这些牌子在未来天下太平之后一定是一位又一位说书人口中的鲜活故事,以先人事迹入世,让世人对剑气长城的剑修们的认知从飞扬跋扈到一个人。就像你知道这位的父亲是烈士,对他会多一些善意与敬佩。

印章的作用:放大活的感觉——剑气长城的大部分剑修,一生除了童年到了成人之后生活就是出城杀妖,回城练剑,好不容易有了两三战友也在人生路上慢慢战死失去。那样的生活,可以说是一种行尸走肉般的绝望,而印章的话语让他们感受自己活着感受自己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赌局的作用:发泄发泄发泄——你想生在剑气长城么?你想每天过着生死一线的生活么?谁TM想啊。所以董家老二要反陈清都,因为这一切是其他天下和你陈清都一起导致的。但是每个人又敢怒不敢言,最终将仇恨对准了蛮荒。这是剑气长城自己建立起来的发泄方式。平安用一次又一次赌局,让他们可以有一个骂的人,我个人认为,必输赌局就像是必死的人生,剑修们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赢陈平安,就像能有一天赢陈清都,最终的不甘化作言语发泄出来。

这些是对剑修的动作,这一代我救不了了,我为下一代能够入世传承活下去铺条道路。还有一个动作是对老大剑仙的,那就是给那些孩子们讲故事。

陈清都看透剑修,也看到了解决,因为剑修的不讲理让他们永远不能入世最终必然走向灭亡或者沦为他人工具。平安给孩子们,哪怕都不是剑修的孩子们讲故事,目的是让理性的陈清都也有感性一面,也为这些孩子考虑考虑,我铺了一条路,他们未来可以以烈士后代活着。

但是理性王者陈清都并不为所动,因为这还是陈平安的镜花雪月。外面的世道,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书简湖,直到老秀才来了为他的关门弟子促成了陈清都的转变。

那就是第五座天下。陈平安想改变书简湖,也改变了书简湖,但是没有改变书简湖的人心,人心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需要无数人,历经几代才能改变。而第五座天下是一张白纸,是没有任何规矩的地方,是一个可以建立新规矩的地方。

去往第五座天下的飞升城,就是在进行着入世的实验。善是为了延续,为了传承,不仅仅是个体包括群体。所以城搬过去,剑修们先建立了内部规矩,然后结合文庙颁布建立了外交规矩。佛、道、儒、剑四家在一个崭新天下发展的新环境。

飞升城首先做的,就是杜绝王霸之道。王霸之道可平定天下,所以宁姚作为飞升城的陈清都不参与具体事务但会在矛盾冲突中站出来调和,这是规矩制定者最好的定位,她也游离城外,就是避免自己成为了飞升城的陈清都,在大的生存规矩下,人人可以为自己而活,同时在掠夺资源时不做周密,独占资源。

落魄山的传承,是共享+谦虚。企业管理者尤其要学习,商业不是大鱼吃小鱼,否则小鱼吃光了,大鱼最后也饿死了。

陈平安在城头的开悟,是明白强者的根本,是明悟强者应向更强者出拳,为何?维护他人的生存空间。三教大佬为何散道?其实就是陈清都一样,为后人的发展提供空间与资源。

最终他的合道,应该是携长城融飞升,是飞升城的剑修愿意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之时,平安和文圣一脉践行出教化向善的根本,尊重每一个人生存的权利即为平等,万事万物的发展都有其道理即——生存。

此处诸位道友千万不要陷入另一种极端,就是泰然受之,比如蚊子吸血我就让它吸吧,比较是为了生存。又是那句话,这是烦恼多如尘埃之世,蚊子一定吸血,不吸你就吸别人,千万别因蚊子吸了你,你就要灭了蚊子族。

教化向善——尊重事物生存发展权利——莫走极端——行王霸之道,解决办法,由规矩建立法律。如何建法,执法——事有先后,对错分大小,顺序不可乱,之后才是权衡轻重,界定善恶。

那最后,说一下,烽火要讲的道理是将儒家高高在上对万民遥不可及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道理提炼为修身齐家入世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