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剑来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随心析剑来第八百四十五章官子无敌

诸君落座,收官无敌。

拾石戏迹,心无感恩。

一、请君入瓮大棋局

从最新一章来看,主角国师不只是单单请周密“入瓮”,还要三教祖师身陷其中。

如果要说这只是绣虎的自负口嗨,那就太冤枉“主角”国师了。

其实在本章之前,三教祖师早已有入局的趋向。

原文第七百八十八章《问剑去》,来自青冥天下的“女冠”向礼圣询问三教祖师对天庭遗址有无破解之法,礼圣答:“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如此回答,就是可为但有难为。

故女冠言:“若是这般,那就是三教祖师依旧会觉得为难了。没关系,如此一来,事情反而简单了,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迎难而上,咱们一起走趟天外,世间事全部交给人间人自己闹去,已在山巅只差一步登天的我们,就去天上往死里干一架。哪怕做不掉周密,好歹保证那座天庭遗址无法扩张分毫。如果人数不够,咱们就各自再喊一拨能打的。”

后续礼圣回答“没那么简单”,无双酱又点出拖月山“是陷阱也是机会”

从这里便不难看出,三教祖师,并不是没法解决天庭遗址,更多的是其他人不知道三个大佬“为难”在哪?或是“代价”有多大?

再联合这次河畔议事意义之所在:“考试”。选取能稳住本心、不会被旧天庭场地魔法感染的选手,参与攻天之战。

得:河畔之时,三个大佬已有觉悟或有对策/拖延之法,但三教祖师带头冲锋破解天庭遗址(周密),必然会有难以想象的付出,且此战之初,在托月山。

-----------------------------------------------

再往前走,到八百零二章《见个老先生》,至圣先生向陈平安提问“一人向善”与“更大学问”。

陈平安答“万人可激”与“在行”。

起初以为这是至圣先师对保送“一”的单独考试-来得到“知行合一”的答复。

如今看来,亦有可能是至圣先师对“后一”的对话,有考究,也有交代?

这里说“后一”的新概念,是指在三教老大不再是天花板时,陈平安无疑是最有可能成为新十五的唯一。而非原先猜想在三教老大未曾变化时的第四个15,故在此做“后一”。

得:因现如今陈平安是儒家思想占主导(各方押注插手儒家胜),至圣先师作为三老代表,对三老之后的“唯一”15进行考究与交代。

同时此“唯一”的单手是在三老带头冲了周密后的可能。

-----------------------------------------------

再往前走,走到《新剑修》请君入瓮的第一次官方解说,贫僧在836的时候有做过详细猜解,此处不再赘述。主要猜解了崔巉的“请君入瓮”之法。

周密之法,在于打碎现有的一切进行重组。三教之法,更多是在现有各自的体系上找寻出路。

-----------------------------------------------

最后到《845官子无敌》,借陈平安的角度,交代出“请密入瓮”之后大棋局,比“天”大的算计=崔巉促使三教祖师入场与在天庭的周密击剑(驱虎吞狼)=天外再无神道余孽作祟,地上妖族但求自保无法作妖,人间至高处,再无三教祖师占据天数。

崔巉“请”周密上天,也在给三教施加压力=都不出手,等周密重组天庭后,大家都没得玩,不想周密重组天庭(现有一切功亏一篑),就老老实实下场。

如果说请周密上天是阴谋,那么请三教老大下场就是明谋。

--------------------------------------------

如果真如844《重返》所说,如崔巉礼圣这般,早已望见结局。

那么对于三教祖师来说,是否早已经看到彼岸之景?

光阴长河那头的结局,是那骸骨堆满来时路,还是暖春追冬花满田?